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理論動態 > 詳細內容

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道德哲學思考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引起了全人類的高度關注和警惕。作為哲學倫理學工作者,我們可以從道德哲學的角度反思這場肆虐人類的疫情,并加以理性分析和科學應對。

人類和自然共享一個地球,人類本應有道德責任和義務保護自然環境,愛惜野生動物和植物,但人類為了經濟的快速增長和自我貪欲的滿足,不斷去破壞大自然的生態平衡。一些人認為,人類憑借科學理性可以窮盡宇宙的一切奧秘,這種信念是“培根—笛卡爾式”的理想,即科學就是對所有的自然和社會現象作“終極說明”,并且自信地認為,萬物的一切應該臣服于人類的利益,服務于人類的需求。大自然是供人類不斷開發和利用的資源庫,或者是任憑人類任意打扮和雕琢的無生命的客體。但這種盲目自信,在自然的地震、海嘯、颶風、傳染性病毒等面前,會瞬間黯然失色。縱觀人類文明發展史,工業化進程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物質財富,也產生了難以彌補的生態創傷。殺雞取卵、竭澤而漁的發展方式走到了盡頭。

從道德境界的角度來看,這種道德觀念,實質是一種“天人二分”的思維模式:把人當作自然界的唯一主體,其他動物、植物、微生物等,只是具有低級生命體征或無生命體征的客體。實際上,人類來自大自然,人類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在大自然面前,任何民族、族群、人種都應當尊重自然、愛護自然。人類是自然生物鏈上最高級的物種。但人類不能為了自我欲望的滿足,不遵守大自然生物鏈的平衡原則,肆無忌憚地去破壞大自然。人類應該利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保護自然界的一切,與大自然和諧共處。這是自然的道德要求,是環境正義的原則要求,也是人類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從人與自然的關系來看,這種以人類為事物的中心的學說被稱作人類中心主義,也稱人類中心論,這一學說認為人不僅是自然的中心,也是自然界一切事物的目的,自然界一切事物的價值都應當按照人類的價值觀去解釋。人類中心主義曾經在歷史上起到過積極作用,其主張解放人性,追求人的自由、平等與價值,幫助人們擺脫中世紀神學統治,將人從天國拉回人間。但是,隨著西方近代工業文明的不斷發展,人們為了追求更好更舒適的生活,為了經濟的發展,在自我貪婪的欲望中,肆無忌憚地去破壞原本整體和諧的大自然。1992年世界眾多科學家聯名發表《世界科學家對人類的警告》指出:“人類和自然正走上一條相互抵觸的道路。”這種“人類—自然”兩元分離的思維模式,一直盤旋在現代一些人的道德記憶中。

如果說人類中心主義具有致命的自負流弊,那么,非人類中心主義是否就具有道德上的正義?非人類中心主義是應對人類中心主義而產生的一種學說。這一學說認為大自然自身具有內在的價值,人類應該賦予大自然應有的倫理地位和道德權利,人類應當把道德共同體,從人與人的范圍,拓展到大自然和整個生態系統;認為人們應當在倫理上進行一次徹底的“倫理革命”或“道德革命”,讓自然的一切存在物享受道德主體的地位和道德資格,從而跳出人類中心主義的窠臼。但是,非人類中心主義和人類中心主義一樣,只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外一個極端。因為,倘若將大自然的一切存在物都納入道德共同體范圍,那么人們就連踩死一只螞蟻,拍死一只蒼蠅,甚至是殺死自己豢養的一頭豬,都應該承擔道德責任。人們在大自然面前,將失去主體性和能動性,面臨較大的危險。

恩格斯在回顧18、19世紀的科學發現之后,曾經這樣說:“新的自然觀就其基本點來說已經完備:一切僵硬的東西溶解了,一切固定的東西消散了,一切被當作永恒存在的特殊東西變成了轉瞬即逝的東西,整個自然界被證明是在永恒的流動和循環中運動著。”“于是我們又回到了希臘哲學的偉大創立者的觀點:整個自然界,從最小的東西到最大的東西,從沙粒到太陽,從原生生物到人,都處于永恒的產生和消失中,處于不斷的流動中,處于不息的運動和變化中。”恩格斯基于辯證唯物主義的立場,對流動的處于永恒變化的自然做了正確的解答。因此,我們既不要癡迷于人類中心主義,也不要沉溺于非人類中心主義,而是要堅持辯證的有機的自然觀。同時,對科學技術的發展,我們應該在科技倫理和道德原則的框架內進行,而不是憑借人類的無節制的所謂自由意志,以“去道德化”的立場為所欲為。

人類在向大自然索取物資與資源的時候,應當尊重自然,服從自然和社會的環境正義法則。這是人類智慧的一種體現。

總之,人與自然的關系是人類社會最基本的關系。歷史教訓表明,在整個發展過程中,不能只講索取不講投入,不能只講發展不講保護,不能只講利用不講修復。人類只有遵循自然規律才能有效防止在開發利用自然上走彎路,人類對大自然的傷害最終會傷及人類自身,這是無法抗拒的規律。馬克思主義認為,人靠自然界生活。人類在同自然的互動中生產、生活、發展。中華文明強調要把天地人統一起來,按照大自然規律活動,取之有時,用之有度。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自然是生命之母,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人類必須敬畏自然、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保護自然就是保護人類,建設生態文明就是造福人類。

(作者:歐陽輝純,系貴州師范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