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觀點摘要 > 詳細內容

詹雙暉:疫情之下,傳統文化產業如何轉危為機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文化產業發展按下“暫停鍵”,特別是高度依賴人群集聚消費的電影院、演藝、節慶、會展、文化旅游、實體書店等傳統文化產業受到的沖擊更大。但也要看到,因疫情影響,在關上線下文化消費大門的同時,卻開啟了線上文化消費的一扇窗。以網絡游戲、短視頻、數字閱讀、網絡直播、數字音樂、在線教育等文化新業態為代表的數字文化產業逆勢增長,展現了數字經濟強大的生命力與發展空間。

為了減少疫情造成的損失,一些線下文化企業、文化機構積極拓展線上業務,努力化危為機,加快線上線下融合。比如,春節檔電影《囧媽》的在線首播,“宅草莓”的線上音樂節,“云銳舞”的大型網絡“蹦迪”會,旅游景區推出的在線游覽,以及博物館的云展覽“播物館”、圖書館的“云閱讀”、大劇院的“云劇院”等。

重大危機背后往往是一場全新的變革,此次疫情將為傳統文化產業切換到數字化平臺,實現數字化轉型帶來機遇窗口期。

從宏觀層面來看,國家及時推出了新基建與相對寬松的貨幣金融等一攬子強刺激應對政策舉措,重點推動5G基礎設施等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與應用。這不僅能有效對沖疫情對經濟的影響,而且將給數字經濟發展打下堅實基礎。傳統文化產業數字化轉型的條件、環境都將有質的提升。從微觀層面來看,伴隨著我國各類數字文化新業態異軍突起,眾多傳統文化業態受其沖擊呈現萎縮衰落態勢。此次疫情進一步倒逼傳統文化企業加快進行數字化升級,加快數字科技與文化的融合以改變傳統產業運營模式和提升產品內容品質。這也必將成為其生存發展的不二選擇。

疫情沖擊也使得行業重新洗牌整合。一些有實力的企業,特別是頭部企業可通過市場化、法治化并購重組來擴大自身的競爭優勢與市場份額。這不僅有利于企業做大做強,提升競爭力,從整體上看,還有利于解決文化產業發展長期存在的集中度較低、資源優化整合不足、發展主體小散弱等突出問題與矛盾。

數字經濟對應新的文化消費模式。進入數字經濟時代,傳統文化產業不轉型升級就沒法生存。而“入云”“上線”“線下線上融合”以及與科技、金融及其他產業的深度融合將是其生存發展的必修課。為此,必須建立開放、共享、協同發展的文化產業數字發展平臺,建立完善文化產業數字生態環境,促進消費擴容提質,培育壯大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型消費、升級消費。

(作者系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文化產業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